新闻线索 | 站内搜索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 历史文化
杨宇霆公馆“禁闭”秘闻传奇
来源:法库新闻网 点击: 次  时间: 2011-08-19
[导读]上世纪前半叶,沈阳这座具有两千多年文明史的古城,承受了太多的苦难,经历了太多的变故。“日俄战争”之后,列强纷至沓来,军阀封侯割据,相继建造了官邸、公馆、公寓等,为沈城留下了诸多近现代建筑。如今,它们均已成为地上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

上世纪前半叶,沈阳这座具有两千多年文明史的古城,承受了太多的苦难,经历了太多的变故。“日俄战争”之后,列强纷至沓来,军阀封侯割据,相继建造了官邸、公馆、公寓等,为沈城留下了诸多近现代建筑。如今,它们均已成为地上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历经沧桑的砖瓦钢筋水泥,以其特有的建筑语言,每天无不在向人们“述说”着它们与主人的秘闻轶事。
 

  八十多岁老建筑重新焕发青春
   

  杨宇霆公馆旧址,位于大东区魁星楼路6号,现为沈阳市国税局大东分局办公楼,2003年,辽宁省政府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杨宇霆公馆由主楼和四合院组成。主楼为西式,砖混结构,地上二层,地下一层,仿石墙面,窗呈拱券形,饰弧形窗套;二层窗与窗之间饰半圆形柱,“爱奥尼”式柱头;正门前建门厅,厅前有高台阶;大厅内木雕装饰精美。西山墙外,建一椭圆形敞厅,与主楼相通。敞厅为二层,一层饰“爱奥尼”柱头;二层檐头饰木雕“垂苏”。地下室一层,有窗高出地面。
   

  四合院位于主楼南,建筑年代早于主楼,由正房、东西厢房、门房组成,为中国传统式青砖灰瓦前廊硬山式建筑。正房五间,明间前有抱厦,东西两侧有耳房。四栋建筑皆檩枋彩画,廊柱涂朱;廊下地面铺花釉面砖。院中央,有一座汉白玉雕莲花喷水池。
 

  本着“修旧如旧”原则,沈阳市国税局大东分局已将杨宇霆公馆全面维修。这座80多岁高龄的近现代优秀建筑,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逃荒落户法库家境贫寒
 

  在法库县城一个小区内,记者拜访了法库县政协原副主席、84岁高龄的温丽和老人。温丽和老人曾编撰了《法库县文物志》等文史资料;撰写了诸多有关法库文史方面的研究文章。
 

  温丽和老人在《柳塞春秋》中记载:杨宇霆,字凌阁,后改称邻葛,祖籍河北省滦县戴家岭村。清朝末年,因避灾荒,其祖父杨正荣,来到法库县蛇山沟村落户。杨正荣家境贫寒,次子杨永昌务农之余,学会了弹棉花手艺。30岁时,杨永昌娶妻张氏。夫妻俩勤俭持家,几年后,购买了5垧次田、一辆马车。一次,杨永昌赶车到法库县城卖秫秸。行至半路,绞紧傻绳的“绞杠”不知何时丢失。无法束紧傻绳,秫秸便会散落下来。杨永昌便一手挽紧傻绳、一手持鞭赶车,终将一车秫秸运到法库县城卖掉。村民们得知后,送给杨永昌一个绰号:“杨二绞杠”。
 

  从小聪慧成年官运亨通
  

   清代光绪十一年七月二十日(1885年8月29日),杨永昌妻子张氏生下杨宇霆。10岁时,杨宇霆进村里毛麟洮私塾读书。杨宇霆聪颖过人,记忆超群,毛麟洮先生便将他推荐给铁岭县小江屯张秀才学馆继续读书。
   

  19岁时,杨宇霆考中秀才,后来又考入奉天中学堂读书。1906年,因成绩优异,杨宇霆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学;习。l911年,杨宇霆从日本毕业归国后,被派到陆军第三镇炮队,担任队官。后来,杨宇霆历任东三省讲武堂教官、陆军部一等科员、东三省军械厂兵器科长、弹药队长、兵工厂厂长、军械局局长等职。
 

  张作霖进驻奉天后,见到杨宇霆训练的士兵风纪严肃、军容整齐,便大为赞许,并委其重任:奉军第27师参谋长、总参谋长。l925年4月2日,杨宇霆被北洋政府授予陆军中将军衔;同年8月,督办江苏军务善后事宜;9月23日,改授北洋政府陆军中将加上将军衔。1926年2月,张作霖任命杨宇霆为安国军总参议。1927年年末,杨宇霆任第四方面军军团长,首次握有兵权。
 

  刻石佛题词珍藏家乡石佛洞
   

  杨宇霆家乡法库蛇山沟村北侧,有座石景山,山巅之阳有一石洞,洞中有数尊石佛。有村民说:一尊面阔耳厚的石佛,与杨宇霆十分相像。于是,杨宇霆自以为有“佛缘”,请石匠雕刻了一尊菩萨石像置入洞中,并题词一首:“佛之洞天,吾之乡里;唯佛与我,彼此相依。”当年,杨宇霆每次回老家,都要在村外下车,步行进村,先看望伯父,再看望父亲,然后登山到石佛洞,烧香叩拜佛像,最后才到法库县城。
 

  1944年,杨宇霆长子杨春元祭奠父亲时,回想起杨宇霆生前登山叩拜石佛的情景,便请人镌刻了一甬长3米、高82厘米的横石碑,将当年杨宇霆的题词刻于其上,置于石佛洞之中,并在石洞前修筑了围墙、角门,加以保护。
 

  创办平治学校培育优秀人才
   

  当年,法库地处清代柳条边门,北临内蒙古草原,教育落后。杨宇霆便筹集资金,取“平民治校”之意,创办了“平治学校”,在外做官的法库人,悉数被聘为“校董”,均解囊资助家乡办学;杨宇霆更是倾囊投资。结果,共筹集大洋40万元,校址设在法库县城西街路北(如今法库三中位置),于l925年动工。
   

  1927年春季,平治学校开学,分为高中部、初中部、附设小学部。杨宇霆任校长;聘任教育局长王鉴甫为校务长,代行校长职务;北京师大毕业生阎宝海为总务长,主持教务、训育、庶务等事宜。杨宇霆不惜重金,从外地聘来众位知名教师,如北大毕业的刘海门、杨熙远;北师大毕业的王定、金铁珊,硕士王云皋、赵小松;沈阳高师毕业的号称“桐城派”语文教师李秋潭等等。与此同时,平治学校的体、音、美教师,在当时都是专业教师。
   

  温丽和老人介绍说,后来,每年考入东北大学的学生中,名列前五名的,均为法库县平治学校的门生。
 

  办业校办电厂惠及父老乡亲在蛇山沟村,杨宇霆还为父老乡亲们创办了业余学堂,聘请了4名中等师范以上文化的教师,为目不识丁的农民授课。教师们编写了通俗易懂的教材,村民们很愿意背诵。记者在蛇山沟村采访时,一位82岁高龄老人,念叨起村里长辈们流传下来的“顺口溜”:“张三是个远方人,满嘴说的南方音。他到铺里买绸缎,说了半天听不清。夜校念了千字课,识文断字大欢心。铺里东西他会写,哪愁不是本地人。”温丽和老人证实说,这段“顺口溜”,就是当年蛇山沟村业余学堂老师们编写的“课文”。
 

  与此同时,杨宇霆还在法库镇东街建立了电灯厂,并在街上埋设电杆架线。1927年春电灯厂竣工时,装机容量为350马力,不仅为法库带来光明,更促进了粮谷加工、手工业生产、教育、文化等快速发展。
 

  侵权借字沽名钓誊留“碣石”
 

  碣石山位于昌黎城北,距北戴河约30公里。
 

  碣石山主峰仙台顶,海拔695米,山中有古刹“水岩寺”。悬崖峭壁上,镌刻着魏碑体“碣石”两个大字,落款是“杨邻葛题,戊辰六月”。“碣石”二字是否出自杨宇霆之手?直到杨宇霆身亡后,才解开这个“侵权”之谜。
 

  “戊辰”年为l928年。张作霖被炸身亡后;奉军由北京、天津撤到滦县、昌黎。杨宇霆将前防指挥部挪到了昌黎后,整天无所事事,便时常与好友、京奉铁路总管常荫槐一道,登碣石山散心。杨宇霆听说秦始皇、汉武帝、魏武帝曹操等人,都来过碣石山,便也想在山上留个名儿。他的秘书建议:在山上显眼地方镌刻题字。
   

  杨宇霆觉得,应当用魏碑体,题写魏武帝曹操《观沧海》诗句中“碣石”二字。然而,杨宇霆不擅书写魏碑体;但他的秘书却擅长魏碑字。于是,杨宇霆便动起心思,专门习练魏碑体“碣石”二字,写完后,便让秘书指点。秘书岂敢评价杨宇霆“墨宝”,只能恭维。一天,杨宇霆让秘书用魏碑体写“碣石”二字。秘书悟出杨字霆用意,写下“碣石”二字;不等墨干,杨宇霆拿起就走,说是要临摹。
 

  回去后,杨宇霆立即在秘书的“碣石”二字左下角,用行草书落款“杨邻葛题,戊辰六月”。随后计副官找石匠放大,镌刻在碣石山的大峭壁上。l0天之后,碣石山大峭壁上,出现了每个字均丈余见方的“碣石”二字。
 

  “杨常事件”气绝帅府老虎厅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身亡后,杨宇霆认为张学良压不住阵脚,大有东北第一把交椅“舍我其谁”之态势。当时,杨宇霆对张学良态度骄横,与张学良谈话“一如训饬子弟”。
   

  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东北易帜;杨宇霆坚决反对,因而与张学良酿成矛盾。杨宇霆对张学良俨然以保护人身份自居,经常以“周公辅成王”典故自诩,规劝张学良戒毒,批评张学良不问政事。杨宇霆虽出好心,但张学良却不买账。与此同时,日本人乘隙离间张、杨关系,暗示杨宇霆是张学良身边隐患。张学良三次掷银元问卜后,痛下决心,杀掉杨宇霆。
   

  1929年1月10日晚,杨宇霆下班回家,听说张氏帅府打来电话,请他去打牌。谁料刚进张氏帅府,杨宇霆就同黑龙江省省长常荫槐一道被扣。张学良安排的警务处处长高纪毅、副官谭海等,在张氏帅府会客厅东大厅(老虎厅)内,将杨宇霆、常荫槐当场击毙。杨宇霆终年44岁。
   

  杨宇霆烟酒不沾,自负好胜。年轻时,为练骑术,杨宇霆经常半夜偷着骑马,曾被战马咬伤;杨宇霆心胸狭窄,对与自己不睦之人从不宽容;他非常迷信,遇事必须“扶乩(音:机ji)问卜”。“老虎厅”殒命之前,杨宇霆“扶乩”得一“乩语”:“杂乱无章,扬长而去。”不成想,不久,杨宇霆便死于非命。后来,民间传称,此“乩语”实为:“炸烂吴(俊生)张(作霖),杨(宇霆)常(荫槐)而去。”
 

  杨公馆内搭灵棚祭奠杨氏父王
 

  杨宇霆身亡后,张学良悔恨莫及,命统带刘多荃,给杨、常两家各送去抚恤金1万元,并将清查的60万银元、房产执照等,一并归还杨家。
   

  1930年正月,受杨宇霆大夫人所生长子杨春元委托,地方储蓄会成立了“治丧筹备处”,为先死的杨宇霆、后死的杨宇霆父亲杨永昌同时安葬。“治丧筹备处”以德高望重的陈丹林为首;由地方储蓄会副会长王占元负责一切筹备事宜,对治丧日期、僧道诵经、乐队、扎纸活、灵棚、招待筵席、厨师、接待工作等等,均一一周密安排。
   

  在杨宇霆公馆东西两院,“治丧筹备处”搭建了两座高大豪华的苏州式灵棚。其中,东灵棚吊唁杨父杨永昌;西灵棚吊唁杨宇霆。两座灵棚内,都是僧道四台经;东西两门,各设有四台鼓乐,昼夜不停轮番吹奏,唢呐声凄婉悱恻,催人泪下;前来赴丧敬祭的往来穿俊。
   

  杨宇霆灵棚内,挂满了当年社会各界名流的挽联。张作霖秘书长袁金铠挽联:“顿使精神增剧痛;欲伸哀挽措辞难。”东三省官银号总办于冲汉挽联:  “棘门坝上如儿戏;我识将军未遇时。”东北军宪兵少将司令陈兴亚挽联:  “天地正气谁留意;人事无常莫再来。”
   

  张学良挽联:“讵同西蜀偏安,总为幼常挥痛泪;凄绝东山零雨,终怜管叔误流言。”与1929年1月13日,张学良写给杨宇霆夫人王氏安慰信的心情相合:“我和邻葛相交之厚,如同手足……弟受任半载以来,费尽苦心,百方劝导,倩人转达。欲其稍加收敛,勿过跋扈,公事或私人营业,不必一人包办垄断。不期骄乱性成,日甚一日,毫无悔改之心。如再发生郭(松龄)、王(永江)之变,或使东三省再起战祸,弟何以对国家人民乎!然论及私交,言之痛心,至于泪下,弟昨今两日,食未进口,寝未安寐,心中痛耳。”
 

  法库百姓当年目睹送葬队伍
   

  治丧招待筵席原料、干鲜蔬菜,全是从天津购进的。蔬菜有青椒、茄子、黄瓜、蒜薹、藕、冬笋等;海味有海参、鱼翅、燕窝等。出殡前两天,张学良特派两连骑兵、两个汽车连士兵,作为出灵时的前导仪仗队。出灵时,送葬队伍浩浩荡荡,64人抬着龙棺椁大杠,前为杨父杨永昌灵柩;后为杨宇霆灵柩。
   

  送葬队伍最前面,由地方警察队开路,其次是骑兵连、汽车连,以及纸扎人马等,后面是吹鼓手、僧侣诵经。所过之处,经语呢喃、笙管齐鸣、锣鼓铙钹、震耳欲聋。杨氏家属后辈,均素衣孝服、麻绳拖地、呜咽低泣、哀伤不已。地方官员、各界代表、远亲近友,依次陪衬两旁,垂首示哀。整个送行队伍,达5000余人之多。
   

  温丽和老人回忆道:1930年,温丽和老人5岁。杨宇霆出殡那天,温丽和老人的一位两姨哥哥抱着他,站在法库县十字街路口,挤在人群中看热闹。杨宇霆送殡队伍.从南门进入法库县城,经过十字街路口后东折,然后出法库县城东门,直奔蛇山沟村。运送杨宇霆遗体的,是一辆黑色轿车。当时,,众多的法库县民众,聚拢在街道两旁观望。
 

  蛇山沟村高卧杨字重墓园
 

  出法库县城东行7.5公里,便是法库镇蛇山沟村。杨宇霆墓园,则坐落在村东一隅。
 

  《法库县文物志》记载:l929年1月10日,杨宇霆身亡后,灵柩运回法库县,浮厝于蛇山沟村。l930年,杨宇霆父亲杨永昌病故,杨宇霆灵柩与父亲一起发丧。张学良拨大洋一万元,作为治丧经费,并写挽联。丧事办了49天,原为父亲杨永昌墓地,改建为杨宇霆墓园,杨宇霆父亲杨永昌另选墓地安葬。1930年农历三月初,杨宇霆下葬。
   

  杨宇霆墓园前有水泥结构白色旱桥。桥北水泥牌楼,仿木构建筑,有斗拱、额方、楹柱等,为四柱三楼,楼顶歇山,饰以鸱吻、小兽、瓦垄等。牌楼上,有法库县平治学校总务长阎宝海撰写的楹联。其联为:“烈烈奇勋应共青山峙柳塞;悠悠逝水常随林木绕佳城。”
   

  牌楼后为铁门,一条甬路通向墓门,两侧排列石雕“翁仲”,文官列东、武官列西,均古代装束。甬路两侧还有石马、石羊、石象、石骆驼等。陵墓前有碑碣,上书“陆军上将江苏督办杨公宇霆之墓” 字样。碑碣前有石供桌,上面雕有桃、石榴、佛手、柿子、李子“五供”。杨宇霆墓园没有围墙,用石柱、栏杆围绕。
 


我来说两句
点 评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