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 站内搜索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忆海拾珠
心中的广播喇叭
来源:法库电视台旗下新闻门户网站 点击: 次  时间: 2011-08-19
[导读]参加工作以来,一直没有离开广播电视事业。其实,并不是我不“想入非非”,而是在孩童时代就与广播结下了不解之缘……

韩荣喜

 

参加工作以来,一直没有离开广播电视事业。其实,并不是我不“想入非非”,而是在孩童时代就与广播结下了不解之缘。

记得第一次听到广播时,大概是六七岁吧。一天生产队开会,我和几个小伙伴正在那玩儿,见到一个人在铁线上接一个东西,不一会儿就有歌剧《白毛女》的曲调儿,可能是我们几个小孩儿闹腾,最后被生产队长“驱逐”出会场。第一次听到那个小玩意儿里面有声音,心想:人在哪儿说话呢?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是喜欢听,打听后才知道那小玩儿叫广播喇叭。

后来上学了,也长大了,知道那是电线电波传来的声音。1969年春节前,我们和大哥用编炕席卖的钱也买一只小广播。于是,每天三次广播基本是照听不误,播音结束了,我总是对着小喇叭喊:“你怎么没有声儿了?”不明白广播是有固定时间播放。那时,农村除了电影之外,最好的娱乐生活就是听广播了,《天上飞来金丝鸟》、《俺是公社饲养员》等老歌至今仍然会唱。

记得1975年我在上中学时,那时还是文革后期,学校还在实行所谓的开门办学,我们班学的是新闻,按老师讲的我学着写了几篇广播稿送到乡广播站,不几天后,乡广播站真的播发了。打那儿以后,我就不时地写学校和我们村里的好人好事儿送到乡广播站,比较好的就被推荐到县广播站。虽说写的新闻有些支牙咧嘴的,但听到编辑修改后播发,心里还真是有些香滋辣味儿的。

大概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春节之前,家里花30多元钱买了一个收音机,这在当时来说是很奢侈的一件事儿,因为买了收音机后春节就要少买很多年货儿。不过,尽管春节年货儿不太丰盛,但全家人听着收音机还是很高兴。

198511月份,在农村生产队干了8年多农活后的我,被推荐到乡广播站作编辑工作。打这儿以后,听广播就更方便了。每逢晚上就在街上边散步边听路旁的低音喇叭,有市里的新闻、也有县里的新闻,还有一些是我自己写的新闻、通讯、言论。如果是夏日蒙蒙细雨,或冬季慢慢飘落的雪花,闲庭信步听着路边的广播,也别有一番情趣儿。每次在街上听完广播,大脑中就搜索一天来的所见所闻,然后回家提起笔,继续写我的广播稿,有的在我们广播站里自办节目中播出,有的邮到省、市、县广播电台。

喜欢听广播,后来又真正从事广播宣传工作,这对我来说真的和做梦一样。再后来,县广播站改为调频广播电台,调频收音机又成了我的伴侣。

前不久,我在电视里看到,“5·12”汶川大地震后,当其它通讯遭到破坏后,成都交通广播电台等广播媒体不仅及时报道了震区灾情,而且为抗震救灾、为灾民寻亲等仍然发挥着巨大作用。

如今,有线电视基本普及,由三四个频道发展为几十个频道,并且电脑网络也进入百姓家里,但我仍然没有忘记舌簧和动圈广播喇叭曾经给予的启迪和快乐。

 


相关推荐
我来说两句
点 评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