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线索 | 站内搜索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法库文化
大辽福地 宰相故里——法库辽文化故乡行
来源:沈阳日报 点击: 次  时间: 2013-09-02
[导读]法库县地处辽河中游右岸,山川秀丽、水草丰美、物产丰富、历史悠久。从1964年我发掘前山村辽北府宰相萧袍鲁墓到现在,已历经50年,因考古工作我几乎走遍了这里所有的村屯。而今几十年过去,当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顿时耳目一新……

 

大辽福地 宰相故里——法库辽文化故乡行
正在建设中的法库白鹤楼 杨新跃 摄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冯永谦

  法库县地处辽河中游右岸,山川秀丽、水草丰美、物产丰富、历史悠久。从1964年我发掘前山村辽北府宰相萧袍鲁墓到现在,已历经50年,因考古工作我几乎走遍了这里所有的村屯。而今几十年过去,当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顿时耳目一新——那种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搞建设的干劲,真是前所未有;遍布城乡的“争第一,创唯一”的醒目文字,正在变成法库人的思想和行动。现在,法库县又适时提出了文化建设的目标,尤其是深入发掘历史文化,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辽文化,是法库古史中的精华所在,现在“大辽福地,宰相故里”已成为人们的共识。我是做考古工作的,看到历史文化能得到如此深入地发掘,颇受鼓舞。于此,不妨从考古学的视角,来审视法库县辽文化的深厚底蕴。

  法库六千年历史扫描

  法库历史悠久,自不待言!从一万年以来的新石器时代开始,在这里就留下了众多的遗址。叶茂台圣迹山是一处较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并有彩陶出土,另在羊泉、一统沟、王家店等地遗址中,也都出土有彩陶。法库彩陶的发现,正体现了红山文化的分布范围,其重要性从而可知。先商至春秋的这段历史,此地发现的遗址很多,四家子、叶茂台、大三家子等,都属这一时期;其中相当于商周之际的弯柳街遗址的发现,其内涵十分丰富,在数量众多的遗物中,出土了两件青铜钺,在青铜时代这是社会地位、权力的象征,它展现出古国的身影,从而改变了人们对中国北方古代民族的认识。战国时期,名将秦开北逐东胡,却地千里,设五郡,筑长城,经考古调查发现,至今在法库境内仍留下了当年修筑的工程浩大、横贯东西的燕国长城。秦汉时期这里为辽东郡北境,石桩子村马鞍山下有汉代遗址,东汉以后,这里是乌桓、鲜卑族的活动地域。此后历两晋十六国、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从鲜卑建三燕于龙城,契丹族出现于历史舞台,北方地区出现新变化。至唐末五代,契丹族联合汉族等其他民族建立起强大的辽国,从此中国北方面貌一改。金、元继辽统治,建置虽多有省、废,但大部还保留了辽代的州、县建置。明清时期,满族兴起,最后入主中原,建立起全国性的政权。值得记述的是,清代在东北地区修筑了柳条边,在今法库镇设有边门称“法库边门” ,此为法库县最初始见“法库”之名。后于清代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在此地设法库门直隶厅,民国时期,于1913年又改法库直隶厅为法库县。

  法库在辽代得到全面开发

  五代初后梁太祖开平元年(907年)耶律阿保机称帝,契丹族建立起长达219年统治的强大帝国,其影响广远,至今俄语系统的国家,仍称中国为“契丹” ,即可见一斑。从此,辽阔的北中国得到空前的开发,它的社会意义和价值,超越了文治武功显赫的汉唐,今天许多国内外著名的大城市,就是从辽代这一时期建立并发展起来的。

  法库,在辽代更是得到空前的发展。经过过去半个世纪的考古调查,法库境内辽代遗存非常丰富。法库辽代城址,既有王公贵族建的头下州,也有国家的行政州。经过考古调查和考证,宗州,为辽代权倾朝野被封为文忠王的耶律隆运所俘汉民建,其地为四家子村辽城址;渭州,为驸马都尉萧昌裔以所赐媵臣建,其地为西二台子村辽城址;原州,为国舅金德俘汉民建,其地为南土城子村辽城址;福州,为国舅萧宁南征俘汉民建,其地为三合城村辽城址;灵山县,其地为今五城店村辽城址;安定县,为辽州辖县,其地为古城子村辽城址。

  经考古调查,法库辽代城址多达22座,以今天法库县辖有19个乡镇看,辽代的城址竟比今天的乡镇建置还要多,这可不是简单的类比问题,而是凸显了法库在辽代是何等的发达!而各类遗址如居住址、寺庙址、窖藏址等有200多处,今天法库县有225个行政村,辽代遗址竟然与之相等。由此可见,辽时法库人烟稠密,城郭相望,道路畅通,市井繁荣。

  法库辽墓闻名世界

  古代人有“视死如生”的习俗,因此建造墓室、随葬生活日用器物便成了常态。辽人厚葬,其时正是我国中古时期文化发展达到巅峰的昌盛时代,因此即使一般辽墓也多随葬各类珍稀名贵实物。法库发现的辽墓群很多,几乎遍及全县境内。

  法库县发现的辽墓,难以全部列举,李贝堡、羊草沟、孟家窝铺、孤家子、红花岭、小房身、秋皮沟等地辽墓,均有重要发现。其中尤以叶茂台辽墓群最为突出,仅发掘的墓葬即达23座,由于重要,已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七号墓为例,此墓规模庞大,建造规制,由仿木结构墓门、左右耳室、甬道与主室构成,主室内壁饰以绫锦,垂悬张挂,富丽堂皇,室内后部置木制九脊棺床小帐,内架浮雕“四神”火焰花纹彩绘大石棺,颜色明艳。墓中出土遗物数百件,俱为稀世之珍。如海水金龙刻丝袷被,用真金捻成细线入织,是十分少见的精美绝伦之遗存;出土的两幅绢绘《深山棋会图轴》、《郊原野趣图轴》,是旷世难得的辽代绘画;墓内白瓷壶中保存的辽酒,证明法库产酒的历史悠久,在千余年前就已经开始。

  法库的这些重要考古发现,都引起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层面的强烈反响,而法库也因此更为世界所知。

  法库成物华天宝之地

  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看,契丹族兴起于辽河。《辽史》关于契丹族起源的生八子与白马青牛故事,恰好是契丹族对于本民族处在早期氏族社会时期活动于西辽河上游地区的原始朦胧记忆的反映。契丹建国后,拥有北中国广大地区,并迅速东徙,占据辽河流域,历经200余年,经济、文化社会空前发展、繁荣,创造了中古时期辉煌的辽河文明。

  法库地处辽河中游,有山有水,宜农宜牧,气象物候环境优良,在辽代,法库是后族显赫族支的聚居地,更进一步得到开发。

  法库作为辽代后族的居住地,可以说是分布在全县境的。萧袍鲁墓在东,是在已接近辽河的前山村;萧义墓在县西南境,是临秀水河的叶茂台村;另一辽朝贤相名臣耶律隆运居北,他的私城是在巴尔虎山前的四家子村,沈阳第一高峰巴尔虎山,辽时称石熊山,是名山、圣山。萧袍鲁,官拜北府宰相,是“出累相之门”的功臣后裔,墓志说他死后“归葬于棋州娘子庄从合祔也” ,表明前山一带是萧袍鲁及其祖先数位宰相的世居之地。萧义,不仅官拜北府宰相,并且还是国丈,其女师姑是天祚皇帝的赞睿德妃。耶律隆运,即韩德让,是圣宗朝的重臣,他与历史上非常有名的“萧太后”共同辅佐辽圣宗,使其成为一代英主,将辽朝推上历史发展的巅峰,韩德让被赐名国姓为耶律隆运,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法库重新兴建白鹤楼

  辽人喜欢鹤,其来有自。通过考古所见,辽人对鹤确是情有独钟。在辽代的遗存里,都有大量表现,无论是壁画还是雕刻,也无论是铜镜还是花砖,都能见到鹤的身影。就以法库来说,叶茂台四号墓出土印浮雕双鹤纹方砖,23号墓中壁画绘的群鹤,飞舞翱翔,都是极其真实的事例。

  无独有偶,历经千年,今天在叶茂台附近的獾子洞国家湿地公园,每年有大批迁徙白鹤来此栖息。这不是巧合,却耐人深思。法库是“中国白鹤之乡”,注重保护环境、整治湿地、人人关爱候鸟并将白鹤作为县鸟,才使得法库今天的白鹤与千年前白鹤齐飞。

  为传承辽文化,法库重新兴建白鹤楼,并作为“辽文化博物馆”,集中反映辽文化的精髓,让人们认识辽文化的深厚底蕴,从中受到有益的启发。

  法库镇吸引世人目光

  辽代200多年的开发和建设,造就了法库深厚的文化根基,因此今天到处都能见到辽代文化遗存。最近在法库镇小房身村发现一处辽代铁器窖藏,这对深入了解法库镇的辽代历史很有帮助。

  法库镇小房身村的窖藏遗物经初步整理,其种类有生活用具、农业生产工具、车马器等。这处辽代窖藏的发现,对揭示法库镇的历史,至关重要。法库镇,辽有建置,金元多废,明代处于长城之外,为蒙古游牧地,清初筑柳条边称“法库边门”。

  小房身窖藏的发现,对认识法库镇历史提供了新的资料。

  结合其他相关记载,法库镇历史亦有迹可寻。如法库镇朝阳寺修复碑记,其文云:“兹有昌图厅境内,邑名昌平堡,旧有朝阳寺一所,在法库之北山坡之南,故名曰朝阳。” 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一为“旧有朝阳寺” ,则说明此寺院相当古老,二是“邑名昌平堡” ,按常规是先有人居,后修庙宇,据此,昌平堡应比朝阳寺更早。

  这次法库辽文化故乡行,从现实探寻历史,从历史回到现实,感触很深,今缀《法库行吟》为结束语:

  桃红柳绿新天地,圣山灵水入画图。

  放眼高楼平地起,不见当年旧草庐。

  青山入城非梦想,宏规心愿共追求。

  繁荣千载寻历史,而今更上一层楼!

  【诗注】法库的县树是柳树,县花是桃花,故称桃红柳绿。


我来说两句
点 评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